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民商案例 >> 正文
朱乾明诉冉隆安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承揽还是雇佣)
作者:本站 文章来源:石柱法院 更新时间:2011-2-24

 

朱乾明诉冉隆安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按:本案例根据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0)石法民初字第1442号民事判决改写,供同行研究参考,此案中,法院在确认原告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之后,再根据责任,让原告、被告分担原告的精神损害损失,与通常法院根据案情综合确定原告方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并只判决被告一方承担的做法不一致,似乎有待商榷。

    裁判摘要:
    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雇佣关系则是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前者是接受定作人交付的工作任务并按要求完成、交付工作成果,后者是受雇主安排,在指定或指示范围从事生产经营的劳务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该自建是从建设主体即权利主体而言的,不论是农民自己施工,还是将工程承包绘个体建筑施工企业建设,都是属于农民自建。而农民将工程承包给个体工匠施工,其建筑行为受《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调整。
   作为共同承揽人之一,其在作业过程中,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缺乏常识、对安全生产较为漠视,亦未取得相应资质,故其对自己的损失有过错,应当自行承担部分责任。同时,作为共同承揽人来说,对拆房工作利益均分,风险共担。

 

    原告朱乾明。
    委托代理人谭术元。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冉隆安。
    被告江坤菊。
    以上二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何小明,重庆星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冉启生。
    被告黄秀权。
    被告黄秀华。
    被告冉启明。
    被告冉启发。

    原告朱乾明诉被告冉隆安、江坤菊雇员受害赔偿纠纷一案,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马龙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徐晓剑和人民陪审员杨佰太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案件的审理。该院根据被告冉隆安、江坤菊的申请追加了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适用普通程序于2010年11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乾明的委托代理人谭术元、吴承康,被告冉隆安、江坤菊及其委托代理人何小明,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年4月25日,原告等六人受雇于被告夫妻为其拆除在临溪镇场上的房屋,前两日,被告冉隆安、江坤菊在现场指挥,同月27日早九时许,原告在工作时被突然垮塌的墙壁砸伤,当即被工友送往临溪镇中心卫生院抢救,因伤情严重同日转往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胸11椎骨折脱位伴截瘫。2.失血性贪血。3.双肺下叶挫伤,双侧外伤性血气胸。4.多根肋骨胸骨折。5.蛛网膜下腔出血。6.胸6椎棘突骨折,胸12椎左侧附件及棘突骨折,腰1椎双侧椎弓骨折。7.头皮软组织挫裂伤。同年6月3日出院,转入临溪镇中心卫生院理疗。2010年8月8日,经重庆市万州区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一级伤残、八级伤残和十级伤残各一处,后续治疗费需2400-3000元/年,完全护理依赖,残疾用具需860元(每8-10年一换)。原告务工受伤理应获得全部赔偿,而被告仅赔偿部分医疗费用,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特诉至人民法院,请依法判决被告冉隆安、江坤菊赔偿原告1484492. 56 元。
    被告冉隆安、江坤菊辩称,1.二被告与朱乾明及追加的五被告六人系承揽关系。二被告作为定作人不承担法律责任,应由其他共同承揽人补偿。2.原告朱乾明知道二被告要拆房后,主动找到二被告并以1000 元的价格达成协议,之后,原告朱乾明又找了本案追加的五被告参与拆房。3.事故发生时朱乾明有过错。4. 对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的计算有异议,残疾赔偿金可能重复计算,超额计算。精神抚慰金不应得到支持。5.原告诉称事发前几日二被告在现场指挥不是事实。
    追加五被告共同答辩,1.大承包不是事实。2.冉隆安、江坤菊经常在现场。3.事发是意外,我们及时通知了冉隆安。

    经审理查明,被告冉隆安、江坤菊购买了临溪镇正东路66号房屋一幢(砖木结构、三楼一底)。因该房屋年久失修,被告冉隆安、江坤菊考虑到安全问题,故准备将该房屋拆除。原告朱乾明听说被告冉隆安、江坤菊有房屋要拆除后,便找到二被告协商拆房事宜,经过讨价还价,双方以1000元的单价成交。2010年4月25日,原告朱乾明邀约了同院居住的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等5人共同来给被告冉隆安、江坤菊拆房。房子拆了一部分后,6名拆房人发现房屋存在安全隐患,便不愿意再拆了,并准备离开,被告冉隆安拦住6人并自愿加100元钱,6人便又继续拆房。次日,被告江坤菊在拆房现场一同传砖,被告冉隆安找来板子、钉子钉了一个滑板用于滑砖。第三日早上九时许,原告在工作时被突然垮塌的墙壁砸伤,当即被送往临溪镇中心卫生院抢救,因伤情严重同日转往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胸11椎骨折脱位伴截瘫。2.失血性贪血。3.双肺下叶挫伤,双侧外伤性血气胸。4.多根肋骨胸骨折。5.蛛网膜下腔出血。6.胸6椎棘突骨折,胸12椎左侧附件及棘突骨折,腰1椎双侧椎弓骨折。7.头皮软组织挫裂伤。同年6月3日出院,转入临溪镇中心卫生院理疗。2010年8月8日,经重庆市万州区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结论为:1.被鉴定人朱乾明双下肢截瘫、肌力0级伴大便和小便失禁的伤残程度属一级(壹级);胸部损伤致18肋骨折和胸膜粘连分别系八级伤残和十级伤残;2.朱乾明的后续医疗费用每年约需贰仟肆佰元至叁仟元(不含特殊诊治费用);3.朱乾明及下肢截瘫的护理依赖程度属完全护理依赖(一级);4.朱乾明配置代步工具一轮椅费用为捌佰陆拾元,使用年限8-10年左右。
    另查明,原告朱乾明和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等六人在农忙季节外,经常从事拆房、搬运等工作。本案中的拆房工钱没有抽头渔利情况。
    再查明,被告冉隆安、江坤菊已文付原告朱乾明30000元。
    上述事实有民事诉状,朱乾明自述,现场照片6张,疾病诊断书、出院记录,司法鉴定意见书,病危通知书、处方签、医疗费、交通费、鉴定费发票,被告冉隆安、江坤菊身份证及户口簿复印件,冉隆安的陈述,黎万盛、谭康相等人的证言,朱乾明拆房证实材料,领条,另案判决书及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为凭,且经庭审质证和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查,足以认定。

    本案争议焦点,1.本案系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合同关系。2.如果是承揽合同关系,被告冉隆安、江坤菊是否应担责。3.原告朱乾明自身是否有过错,追加的五被告是否应在本案中担责。4.原告朱乾明起诉的费用组成是否合理。
    关于焦点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雇佣关系则是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前者是接受定作人交付的工作任务并按要求完成、交付工作成果,后者是受雇主安排,在指定或指示范围从事生产经营的劳务活动。被告冉隆安与原告朱乾明讲拆房事宜中确定为1100元(开始讲成1000元,后来加了100元)包干,说明冉隆安已将拆除房屋的定作任务交予原告朱乾明及追加的五被告,朱乾明等六人完戌拆房任务后,冉隆安给付报酬,应属承揽合同关系。
    关于焦点2.《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以下简称《建筑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该自建是从建设主体即权利主体而言的,不论是农民自己施工,还是将工程承包绘个体建筑施工企业建设,都是属于农民自建。而农民将工程承包给个体工匠施工,其建筑行为受《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调整。结合本案,冉隆安、江坤菊将自有的4层砖木结构房屋拆除的活动,没有对承揽人的资质进行审查,违反了《条例》第二十一条:“在村庄、集镇规划区内,凡建筑跨度、跨径或者高度超出固定范围的乡(镇)村企业、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的建筑工程,以及2层(含2层)以上的住宅,必须由取得相应的设计资质证书的单位进行设计,或者选用通用设计、标准设计”之规定。加之,冉隆安、江坤菊明知自己的房屋存在安全隐患,故被告冉隆安、 江坤菊在本案中作为定作人,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鉴于冉隆安、江坤菊对安全方面作出了相应的预测和建议,即多次叫承揽人注意安全,并告知其用木桩支撑固定等,可以适当减轻赔偿责任。
    关于焦点 3.朱乾明邀约了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共同拆房,在工钱方面并不存在抽头渔利的情况。故六人应为共同承揽人。本案中,朱乾明作为共同承揽人之一,其在作业过程中,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缺乏常识、对安全生产较为漠视,亦未取得相应资质,故其对自己的损失有过错,应当自行承担部分责任。同时,作为共同承揽人来说,对拆房工作利益均分,风险共担。本案中,朱乾明的费用由自己自负40%,冉隆安、江坤菊承担40%,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对朱乾明作20%的适当补偿。
    关于焦点 4.原告的费用组成是否合理的问题。①医疗费66378 元属实际开支,应当支持。②住院护理费和日常生活护理费,鉴于原告朱乾明伤残等级和护理依赖程度,护理期限可以按20 年计算,护理标准应以我县目前护工工资30 元/天计,该项费用计算为20 年x 365 天/年x 30 元/天=219000 元。③住院伙食补助费672 元(原告主张)和营养费5000 元(原告且有医嘱) 合理,应当支持。④交通费500 元,虽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但考虑实际情况,该项费用合理,应当文持。⑤鉴定费1800元实际开支,应当支持。⑥残疾赔偿金92420 元,标准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时间为20 年。⑦残疾用具费1720 元和后续医疗费48000 元有鉴定结论,且该费用合理,本院应当文持。⑧精神损害赔偿金部分,结合原告的伤残情况和责任分担综合考虑20000 元为宜。以上合计455490 元。
 

   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冉隆安、江坤菊和原告朱乾明及追加的五被告之间形成承揽关系,原告朱乾明和追加的五被告之间系共同承揽关系。本案中,原告朱乾明自身有一定的过错,应对自己的损失承担40%的责任,被告冉隆安、江坤菊明知自己的房屋存在安全隐患且也存在选任过失责任,故应对原告朱乾明的费用承担40%的责任,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对原告朱乾明的费用适当补偿20%。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之规定,该院于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冉隆安、江坤菊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原告朱乾明152196元(己经扣除支付的30000元);
    二、限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补偿原告朱乾明91098元;
    三、驳回原告朱乾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822元,保全费1520元,合计9342元由原告朱乾明承担7811元,由被告冉隆安、江坤菊承担958元,由被告冉启生、黄秀权、黄秀华、冉启明、冉启发承担573元。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联系吴承康律师
联系人:吴承康律师
手机:15213555000
传真:023-58318888
QQ(微信):369963415
新浪微博:吴承康律师
单位:重庆金牧锦扬(万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85号三峡水利大厦九楼
邮编:404100
面谈请先电话预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