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民商案例 >> 正文
屈某等诉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作者:新普京娱乐集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8-11

屈某等诉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判决主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项之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的赔偿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作为公园的主管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完善公园的设施设备,并对公园的公众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对人们习惯的通行路线的改变所存在的安全隐患,亦有义务采取防护措施和设置警示标志。因此,对游人所受到的损害,公园管理部门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原告:屈某。
    原告:屈某发,屈某之父。
    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

    原告屈某、屈某发向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诉称:2009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八)晚,原告屈某与几名朋友相约到被告管理的西山公园内游览。行至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后沿石阶下行时,因公园修路将该石阶下半段截断改建为高约1.8米的堡坎,公园方面无路灯照明和安全防护措施,原告屈某等人对该石阶下半段被截断改建毫不知情,以为该路仍然存在,可以通行,致使其一脚踏空,摔至坎下受伤、眼镜摔坏。原告屈某受伤后被接入万州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1、右股骨粗隆间骨折;2、右眼外伤;3、右肩部软组织损伤。住院治疗至2009年3月2日好转出院。住院期间医疗费19885.83元为原告屈某自己支付。经鉴定,原告屈某损伤程度系九级伤残,后期内固定物取出术的住院手术医疗费约需人民币陆仟元,住院时间约三周左右。原告方认为,屈某在被告管理的公园内游览时受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游览公园时无违反法律法规和游览规则的不当之举,对该事件发生没有过错;被告作为公园的管理人,负有确保游客安全的职责,但未能为游客提供有安全保障的游览环境,在断头路上未设置任何警示标志、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9885.83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误工费2916.67元、护理费2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交通费100元、残疾赔偿金5747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6750.4元、鉴定费8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财产损失133元,共计127157.9元。
    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辩称:原告屈某诉称在西山公园内受伤不是事实,原告方几证人关于当天聚会、进公园游玩的过程、原告屈某摔倒后的事情经过的证言相互矛盾,不能作为证据采信;原告提供的万州区人民医院证明材料、病历资料不真实,与证人证言存在矛盾,不应当采信;原告诉称公园内的堡坎存在安全隐患、未设置警示标志理由不成立;公园夜间闭园,不对外开放,游人在公园闭园后进入公园游玩,公园未收门票,不应对其损害承担责任;原告的费用请求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致伤原告,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屈某系万州区公安局科技通信科工作人员,月工资1750元。原告屈某发系屈某的父亲,退休工人。2009年2月2日,原告屈某参加朋友聚会,与朋友张某林、张某、税某、何某一起在万州区王家坡一餐厅吃过晚饭后,相约到万州区西山公园游玩。当晚9时左右,原告屈某几人从王牌路方向一侧的西山公园正后门进入公园,沿库里申科烈士墓、抗战英雄纪念碑、往三峡之星体育馆方向行走,当行至抗战英雄纪念碑外侧下行梯道时,由于该梯道下段因修建园区公路被截断,形成砌坎,原告屈某未能注意到路况变化,不慎摔倒在坎下路面上,致屈某身体受伤及其近视眼镜受损。原告屈某受伤后,随行朋友即拨打万州区人民医院值班电话,该院派出120急救车将原告屈某接入医院诊断治疗。入院诊断:右股骨粗隆间骨折、右眼外伤、右肩部软组织损伤,经住院手术治疗,于2009年3月2日好转出院,原告为此花费医疗费19885.83元。2009年6月3日,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根据原告方申请对屈某的伤残程度及后续医疗费作出司法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屈某的伤残程度系九级伤残;被鉴定人屈某右股骨粗隆间骨折内固定物后期手术取出的住院手术医疗费用约需人民币陆仟元左右,住院时间约三周左右。原告屈某为此支付鉴定费800元。原告屈某出院后,另配眼镜一副,花费133元。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证据: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万州区公安局科技通信科证明、万州区人民医院医务科证明、万州区人民医院急救出诊登记表、屈某疾病诊断书、住院病历、处方笺、费用清单、医疗费发票、出院证明、渝东司鉴中心[2009]医鉴字第33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购买眼镜发票、到庭证人张某林、张某、税某、何某证言、现场路况照片,以及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予以证明,法院予以确认。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原告屈某受伤致残的损害后果客观存在,原告屈某主张其损伤系进入西山公园游玩时不慎摔伤,提供了万州区人民医院医务科证明、万州区人民医院急救出诊登记表、屈某疾病诊断书、住院病历、证人张某林、张某、税某、何某证言、现场路况照片予以证明,该组证据来源合法,能够互相映证屈某进入公园游玩时摔伤以及接入万州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这一事实,故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对原告屈某随朋友于2009年2月2日晚进入西山公园内游玩并不慎摔伤这一事实予以确认。原告屈某在西山公园内游玩时不慎摔伤致残,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在经营管理西山公园中,存在安全隐患而疏于管理和防范,致使游人受伤,应对游人受到伤害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由于原告屈某在夜间无路灯照明的情况下进入公园内游玩,加之自身眼睛近视,致使其未发觉道路瑕疵而摔倒受伤,原告屈某自身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可以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被告主张公园夜间闭园,不对外开放,游人在公园闭园后进入公园游玩,公园未收门票,不应对其损害承担责任,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公园属社会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为方便市民锻炼身体,每晚7点至次日晨7点30分免收门票,具有社会公益性质,归社会公众共同享有,社会公众进入公园内游玩,公园管理方面负有保障游人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公园管理规范要求公园管理单位应保证园内道路无坑洼、步级无缺损,公园管理单位有义务定期对园林设施进行监督检查。保持公园内建筑、游乐、服务等设施完好,以防发生伤害游客的事故。原告屈某受伤现场,公园因修建园区公路将原有石梯梯道下段截断,形成高砌坎,未采取相应防护措施,未设置警示标志,无论白天、夜晚,均可能对行经该路段的行人构成危险,公园方面存在管理疏漏的过失,对入园游玩的游客所受人身损害应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关于原告屈某因本次意外伤害所受的损失,法院根据当事人一致确认的事实,原、被告举证、质证的证据以及有关法律规定确认如下:1、医疗费19885.83元;2、后续治疗费60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屈某住院治疗29天,后期手术取出内固定物的住院时间21天,共计50天,按12元/天的标准计算为600元;4、护理费,原告屈某住院治疗29天,后期手术取出内固定物的住院时间21天,共计50天,按50元/天的标准计算为2500元;5、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原告屈某系万州区公安局科技通信科工作人员,有固定的工资收入,虽举证证明其住院治疗的误工时间,但未举证证明其因住院治疗而致工资收入实际减少,故对原告屈某主张的误工费,法院不予以认定支持;6、残疾赔偿金57472元(14368元/年×20 年×20%);7、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屈某发系屈某的父亲,虽在其子屈某受伤致残时年逾64周岁,但原告无证据证明屈某发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故对原告屈某发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法院不予支持;8、交通费100元;9、财物损失(眼镜)133元;10、鉴定费800元。以上费用共计87490.83 元。根据原、被告双方各自过错责任程度,法院确定由被告负责赔偿原告屈某上述费用损失的60%即52494. 98 元,其余部分由原告自行承担。关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原、被告双方各自过错责任程度,以及原告屈某受损害程度、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认定支持4000元,对于原告请求过高部分,不予支持。综上所述,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一款、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一条之规定,于2011年1月10日判决:一、原告屈某因本次受伤致残产生的损失:医疗费19885.83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护理费2500元、残疾赔偿金57472元、交通费100元、财物损失(眼镜)133元、鉴定费800元,共计人民币87490.83元,由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屈宏伟人民币52494.98元;其余部分由原告屈某自行承担。二、由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屈某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元。三、驳回原告屈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原告屈某发的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18元,由原告屈某负担208元,被告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负担310元。

    宣判后,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不服,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屈某是否在西山公园游玩时摔伤证据不充分,一审认定上诉人未采取防护措施和设置警示性标志而承担责任没有依据,上诉人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屈某在闭园之后进入公园且因其自身近视而摔伤,其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屈宏伟的诉讼请求。
    屈某答辩:被上诉人提供的证人证言等证据能够证明自己在公园摔伤的客观事实,上诉人作为公园的管理者,没有设置警示标志,又没有路灯,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此,上诉人理应承担赔偿责任。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一、屈某是否在西山公园摔伤;二、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围绕上述争议焦点,双方分别复述了一审中的相关证据并发表了与一审相同的质证意见。二审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相同,该院对一审查明的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屈某是否在西山公园内摔伤。根据目击证人张某林、张某、税某、何某的证言、现场照片,结合万州区人民医院医务科的证明、万州区人民医院急救出诊登记表、屈某的疾病诊断书等证据,基本能够证明屈某在西山公园内摔伤的客观事实。关于重庆是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经查,屈某所走石梯路原系西山公园抗战英雄纪念碑至体育馆的一条小路,因公园修建园林致该条小路成为断头路,改变了人们的习惯和通行线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项之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的赔偿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作为西山公园的主管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完善公园的设施设备,并对公园的公众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对人们习惯的通行路线的改变所存在的安全隐患,亦有义务采取防护措施和设置警示标志。因此,对屈某所受到的损害,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至于屈某的医疗费用,一审根据医疗费用收据、费用清单及其相应的病历资料的证据予以认定并无不妥。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主张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依法不依能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责任划分恰当,依法应予维持。据此,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2011年6月28日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465元,由重庆市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负担。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联系吴承康律师
联系人:吴承康律师
手机:15213555000
传真:023-58318888
QQ(微信):369963415
新浪微博:吴承康律师
单位:重庆金牧锦扬(万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85号三峡水利大厦九楼
邮编:404100
面谈请先电话预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