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刑事案件 >> 正文
梁某林故意伤害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万州区高笋塘10.18伤害案
作者:新普京娱乐集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9-11

    编者案:本案是2011年10月18日晚发生在万州区高笋塘的导致一死一重伤的“10.18”案,该案发生在繁华地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时传言纷纷,关注者众,庭审时才将真实案情大白于天下。吴承康律师作为本案被害人何陈浪的诉讼代理人,依法参与了本案的诉讼。本案涉及到是否正当防卫的问题,案情疑难而复杂,公诉机关、附带民事原告人、被告人及辩护人几方意见不一,分歧很大,法院的最终判决使争议尘埃落定。以下为判决主要内容,根据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2012)万法刑初字第0090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编写,为全面反映法院的观点,本网仅略做改动。

梁某林故意伤害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
(万州区高笋塘“10.18”伤害案)

    公诉机关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被害人张某之父)
    委托代理人龙从河,重庆聚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华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梁某林。
    辩护人谢安徽,重庆环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理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被告人梁某林父亲)
    委托代理谢安徽,重庆环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理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旺菊(被告人梁某林母亲)
    委托代理人梁启平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以渝万州检刑诉(2012)第83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梁某林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9月26日向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被告人梁某林系未成年人,依法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院易春潮、代理检察员杨娇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及其委托代理人龙从河、张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及其委托代理人吴承康,被告人梁某林及其法定代理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辩护人谢安徽、法定代理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旺菊的委托代理人梁启平等人到庭参加诉讼。期间延期审理二次。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1年10月18日18时许,被告人梁某林同余某林、易某国来到万州区高笋塘广场玩耍,遇见同是奉节的被害人张某、何陈浪。张某见到梁某林后,将保管在何陈浪处的刀放在口袋中就找其要钱。梁某林不给并准备离开时被何陈浪抓住。梁某林便将随身携带的水果刀也拿在手中,张某见状上前刺了梁某林一刀,梁某林还击张某一刀,张某再刺一刀后被梁某林当场刺死。被害人何陈浪拦住企图离开现场的梁某林时,被梁某林刺伤。2011年10月23日被告人梁某林被抓获归案。经鉴定,被害人张某系心脏破裂死亡,被害人何陈浪的损伤程度系重伤。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梁某林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死一重伤,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梁某林在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梁某林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之规定。公诉机关并出示相应证据,以支持公诉。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诉称,其子张某被被告人梁某林故意伤害伤害致死,要求被告人梁某林的监护人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丧葬费20021元、死亡赔偿金129600元(6480元/年×20年)、交通费1000元,合计150621元。其对控方指控被告人的出生时间为1995年提出异议,认为应当以梁某林的户口为准。其认为梁某林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不属防卫过当。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诉称,被告人梁某林故意将其捅成重伤,造成三处十级伤残,其行为属于故意伤害,不属于防卫过当,要求被告人梁某林的监护人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残疾赔偿金18145.12元(6480.4元/年×20年×14%)、住院伙食补助费390元(13天×30元/天)、医疗费28113.9元、误工费1300元(13天×100元/天)、护理费1300元(13天×100元/天)、鉴定费70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60449.2元。另外,其亦对控方认定梁某林出生时间为1995年有异议。
    被告人梁某林及其法定代理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均辩称张某系持刀抢劫,何陈浪也上来帮忙将梁某林衣服抓住对其头部殴打,梁某林系正当防卫,梁某林无罪,梁启波、黄旺菊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梁某林的行为系正当防卫,并未超过必要限度,依法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建议法庭对被告人梁某林宣告无罪。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0月18日,被告人梁某林和朋友易某国、余某林从奉节县到重庆市万州区玩耍。当日18时许,被告人梁某林与易某国、余某林三人玩耍至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广场,在广场边花台处,碰见在那里玩耍的被害人张某(殁年15岁)、何陈浪、邓某晴等人。被告人梁某林与被害人张某之前相识。张某看到梁某林就叫住了被告人梁某林,找梁某林三人要钱,并叫何陈浪把“家伙”拿来,何陈浪听后,上前将其挎在胸前的黑色休闲包打开,将刀递给张某。张某结过刀后将刀放在自己衣服包里,并让何陈浪将被告人梁某林看到起。后梁某林接电话向一旁走开,何陈浪跟在梁身后。张某又拉住易某国问其身上有无钱,易某国回答只有90多元,之后,张某肘击易某国的胸部一下后,又将余某林拉至一边,并用膝盖顶余某林。此时,被告人梁某林过来喊不要搞了,并叫易某国拿出50元出来。但张某嫌少,称至少拿200元。梁某林过去要带易某国、余某林走,何陈浪将其衣服拉住不许走。梁某林从自己衣服内拿出一把水果刀,拿在手上,何陈浪遂松手。张某见状从衣服包内拿出刀来超被告人梁某林右前胸刺了一刀。被告人梁某林还击张某身上一刀,张某又用刀刺梁某林右臂一刀,梁某林又用刀回刺张某。张某被刺伤后跑开。被害人何陈浪见张某被捅伤,就过去拉住梁某林衣服,梁某林又持刀将何陈浪背部和腰部捅伤,之后带着易某国、余某林跑开。张某因伤重在离现场不远处即倒地身亡。经鉴定,张某系左胸部被刺创致心脏破裂死亡,何陈浪的损伤程度为重伤。2011年10月23日,被告人梁某林被抓获归案。
    另查明,被告人梁某林出生于1995年9月16日,身份证载明的出生时间为1992年9月27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分别系被告人梁某林的父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系张某之父亲,张某之生母唐俊清于1996年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系农村居民,其被被告人梁某林刺伤后,于2011年10月18日在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住院治疗,2011年10月31日出院,经诊断为:1、腰背部挫裂伤;2、右侧血气胸;3、右膈肌破裂;4、右肺挫裂伤;5、右肝脏挫裂伤。2011年12月22日,经重庆市万州司法鉴定所鉴定,何陈浪右肺挫裂伤修补术后属十级伤残;右膈肌破裂修补术后十级伤残;肝脏破裂修补术后属十级伤残。何陈浪共用去医疗费28113.9元、司法鉴定费700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过庭审举证、质证,足以认定的证据证实:
    (以下略去证据部分)
    关于被告人梁某林提出的何陈浪上前帮助将其衣服抓住并对其头部殴打的辩解,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梁某林庭前并未供述何陈浪曾殴打其头部,庭审中又当庭辩称张某负伤跑开后,何陈浪上前将其衣服抓住并殴打其头部,其才捅的何陈浪。对梁某林的这一辩解,何陈浪当庭予以否认,另外证人易某国的证言也证实何陈浪一直未动手打人。故该辩解,不能成立,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梁某林持刀伤害被害人张某致死及持刀伤害被害人何陈浪致重伤的行为定性问题,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梁某林持刀伤害张某、何陈浪,致一死一伤的行为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均属防卫过当,均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何陈浪认为本案属于故意伤害,梁某林的行为不构成防卫过当;被告人梁某林及其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均认为梁某林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承担刑事责任,应当宣告无罪。对此问题,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评析如下:
    1、被告人梁某林持刀伤害被害人张某致死的行为应属于正当防卫。因为死者张某再索要现金不成时首先持刀上啊好I被告人的行为是对被告人的严重不法侵害行为,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被告人梁某林此时持刀反击是对不法侵害的防卫,且死者的刀伤形成于被告人的反击过程中,被告人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虽然造成了不法侵害人张某死亡的后果,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此时梁某林可依法使用正当防卫无限访问权,其将张某刺死的正当防卫行为并未超过必要限度,依法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2、被告人梁某林持刀伤害被害人何陈浪致重伤的行为属于直接的故意伤害,不宜认定为防卫过当。因为此时实施伤害行为的死者张某已经负伤逃离,不法侵害行为已经结束,何陈浪只是徒手拉住被告人,此时并未实施不法侵害,被告人梁某林不宜持刀防卫。
    3、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梁某林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成立,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予以支持,但对被告人梁某林持刀伤害被害人张某致死的行为及梁某林持刀刺伤被害人何陈浪的行为均构成防卫过当的指控不当,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认为梁某林将其子张某刺死的行为属于故意伤害,不构成防卫过当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认为张某将其刺伤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属于防卫过当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辩护人提出的梁某林无罪的辩解、辩护意见,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认为,虽然被告人梁某林刺伤张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但梁某林持刀伤害何陈浪致重伤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应属直接的故意伤害,被告人梁某林的故意伤害罪罪名成立,不能宣告被告人梁某林无罪。
    关于被告人梁某林犯罪时是否属于未成年人的问题,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梁某林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应以其户口登记的出生时间1992年9月27日为准,及梁某林犯罪时已成年。本院认为卷内证据足以达到使一般人确信的程度,证实被告人梁某林的出生时间应是在1995年之后,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时间1992年9月27日可以合理排除。具体时间应当以直接证人即被告人的家人证实确认的时间认定,即1995年农历八月二十二日,也即公历1995年9月16日。本案案发时间为2011年10月18日,被告人梁某林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属未成年人。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提出的诉讼请求,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对其医疗费、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的数额及误工费、护理费的计算天数予以认可,但其误工费、护理费的赔偿标准偏高,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予以调整。(以下略去费用评析部分)
    综上,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梁某林为了使本人的人身安全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暴力犯罪的不法侵害,而持刀还击,造成不法侵害人张某死亡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被告人梁某林持刀故意伤害被害人何陈浪身体,致何陈浪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梁某林犯罪时年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梁某林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梁某林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民事赔偿责任依法由其监护人梁启波、黄旺菊承担,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对本案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可以减轻被告方的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提出的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其列入赔偿范围的费用合计为49458.2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人梁某林持刀还击,致张某死亡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提出的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度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12日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梁某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刑期即从2011年10月23日起至2013年10月22日至。)
    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世兵的诉讼请求。
    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列入赔偿范围的费用为医疗费28113.9元、鉴定费700元、残疾赔偿金18145.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90元、误工费669.24元、护理费1040元、交通费400元,合计49458.26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启波、黄旺菊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34620.78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陈浪的其他诉讼请求。
   ( 本判决已生效。)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联系吴承康律师
联系人:吴承康律师
手机:15213555000
传真:023-58318888
QQ(微信):369963415
新浪微博:吴承康律师
单位:重庆金牧锦扬(万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85号三峡水利大厦九楼
邮编:404100
面谈请先电话预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