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民商案例 >> 正文
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与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百万元巨额赔偿案
作者:市二中院 文章来源:市二中院 更新时间:2013-12-18

    【裁判要点】:桂冶公司提供给元慧通公司的烘干线设备,经由桂冶公司安装调试后,无法正常投入生产,多次调试无效,元慧通公司请求解除合同,其请求符合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该院依法予以支持。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双方合同中约定的定金条款在性质上属于违约定金,桂冶公司提供给元慧通公司的烘干线设备在安装调试后不能正常投入生产运行,构成违约,根据合同约定,应予承担全额退还货款并双倍返还定金的违约责任。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157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志雄,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邓晓剑,广西兴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佩华,该公司副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德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冶公司)与被上诉人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慧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2日作出(2013)万法民初字第00739号民事判决,原审被告桂冶公司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于2012年5月13日在重庆万州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及《设备安装协议》,合同约定,元慧通公司向桂冶公司购买成套烘干设备(含进料斗、提升机、原料斗、皮带输送机、烘干机:脉冲布袋收尘器、卸料阀、电控柜、震动给煤机、给煤料斗等设备),合同价款总额914754元(进料斗、原料斗、给煤斗的最终结算价以9000元/吨计价,货物安装调试运转合格后多退少补)。交货期:定金到账45天内交货,交货地点:重庆市忠县乌杨镇龙港码头。质量标准:按国家标准和需方要求制作,产品三保,保修一年(易损件、人为事故除外),保修期自组装完成调试合格之日起算(如有质量问题或故障,供方接到需方通知后三天内到达忠县设备现场进行维修)。本合同解除的条件:供方出现下列行为之一的,需方可以解除合同,并由供方全额退款,退货运费等由供方承担:1、迟延交货达30日;2、供方所交货不符合约定或者达不到约定及法定标准的;3、超过双方约定的安装期限达10天后,仍未安装好设备的;4、保修期内出现设各故障,连续15日无法修复;5、环保不达标;6、在保修期内如两个月中连续出现四次故障,或者故障经维修解除后10日内再次出现同一故障的。违约责任:供方产品不合格的,全额退还货款,并双倍返还定金。主要设备技术参数:烘干物料为矿渣,初水份为20%,终水份≤8%,烘干机产量至少为30t/h,耗电量135度/小时,煤耗量<40kg/吨,等内容。设备安装协议约定安装费用为73000元,双方责任为:供方指派人员到需方指定场地安装,并自带安装需要的专业工具。需方提供吊车、氧割、焊机等通用工具,并提供安装人员的食宿方便,等内容。合同签订后,实际执行合同价款为846558元,元慧通公司于2012年5月17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桂冶公司274400元,于2012年7月9日支付桂冶公司购设备款532999.30元。桂冶公司按期交货并完成设备安装。该设备在2012年8月18日点火后发现其存在主电机停止供电后,长期发热(温度不高),皮带开裂、松动,进料系统不能自动供料等问题,经桂冶公司多次改进处理及调试,该设备至今无法达到烘干煤渣的预期效果。元慧通公司于2013年1月13日以挂号信函方式去函通知桂冶公司解除合同,并提出退还货款、双倍返还定金、赔偿损失的请求,桂冶公司收到该信函后未作答复。
    另查明,元慧通公司于2012年5月19日签约购买沸腾炉设备一套,总价款为176000元。于2012年7月11日签约购买移动式输送机1台,价款37500元。元慧通公司因烘干线设备及其配套设施的安装、调试,花费有:购柴油、机油、润滑油花费4540.08元,安装调试用电费3217元,设备吊装费6150元,切割焊接用氧气、乙炔、焊条等费5559元,购电缆线、振动器、变频器费用76741.45元,购安装工具及改装用材料费55675.81元,耐火材料及砌筑工资费用74682元,红砖23200元,水泥8945元。元慧通公司在设备出现问题后,多次派员前往桂林等地跟踪协调设备整改一事,发生交通费、住宿费等差旅费用11247元。
    审理中,根据元慧通公司申请,该院已于2013年1月23日裁定对桂冶公司在金融机构的银行存款1289950.10元予以冻结(已实际冻结到桂冶公司在××银行桂林分行营业部××账号存款余额1289950.10元)。
    一审法院认为,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及《设备安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应当确认有效。合同对双方的权利义务约定明确,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现桂冶公司提供给元慧通公司的烘干线设备,经由桂冶公司安装调试后,无法正常投入生产,多次调试无效,元慧通公司请求解除合同,其请求符合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该院依法予以支持。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双方合同中约定的定金条款在性质上属于违约定金,桂冶公司提供给元慧通公司的烘干线设备在安装调试后不能正常投入生产运行,构成违约,根据合同约定,应予承担全额退还货款并双倍返还定金的违约责任。双方实际执行合同价款为846558元,元慧通公司已付金额中,支付定金金额应为169311.60元,货款金额应为638087.70元,故对于元慧通公司请求的由桂冶公司双倍返还定金,退还货款的请求,该院按照双倍返还定金338623.20元,退还货款638087.70元予以支持。关于元慧通公司请求由桂冶公司赔偿损失300000元的诉讼请求,其主要部分为购买烘干线设备的配套设备以及土建投入费用,该部分费用为元慧通公司投资行为产生的必要开支,并非桂冶公司违约产生的费用损失,故桂冶公司对此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其余诸如在安装、调试中花费的购柴油、机油、润滑油花费4540.08元,电费3217元,设备吊装费6150元,切割焊接用氧气、乙炔、焊条等费5559元等费用损失,均为实际损耗,但该部分实际费用损失总和不超过双方约定的违约定金数额,故该院认为在支持元慧通公司关于定金的请求后,不宜对损失部分再行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解除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与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于2012年5月13月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及《设备安装协议》。二、由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于该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双倍返还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定金338623.20元并退还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货款638087.70元,共计976710.90元。三、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交付给元慧通公司的烘干线设备一套,由元慧通公司返还桂冶公司,限桂冶公司于该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自行将该设备撤出元慧通公司场地。四、驳回重庆市元慧通贸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6410元,诉讼保全申请费5000元,合计21410元,由桂林桂冶粉磨机械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桂冶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对被上诉人所买烘干机成套设备无法投入正常生产的原因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上诉人所购买上诉人的烘干机成套设备,质量合格,且符合合同约定。设备不能投入正常生产的原因是被上诉人将烘干物改变为粉煤灰,而不是按合同约定的矿渣,而被上诉人却指是因为上诉人的设备有质量问题而无法投入正常生产。被上诉人在一审程序中躲躲闪闪的企图绕开这个问题,而一审判决对此十分关键的问题避而不谈。上诉人在第一次庭审时向一审'法院提出请求人民法院到现场核实被上诉人的烘干物究竟是矿渣还是粉煤灰,一审法院未予理睬。之后上诉人书面请求法庭调取被上诉人现场烘干物的证据,法庭答复不予同意。一审判决没有查清被上诉人变更合同约定的烘干物矿渣为粉煤灰后设备不能投入正常生产这一关键事实,在缺乏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偏信被上诉人的一面之词,错误认定上诉人的烘干机成套设备有问题,导致产生错误判决。一审判决适用定金罚则与事实不符,也与法律不符。本案定金成立的证据不足。定金应是具体、明确、无歧义的。本案合同中虽有定金之词,但被上诉人没有支付定金的证据。被上诉人于2012年5月17日转账给上诉人的274400元,写明货款而非定金,且数额与合同约定的定金数额不符。被上诉人至今亦没有付清合同价款。一审判决认定的定金,是依据合同约定的30%的定金推算出来的,并非是依据定金证据认定的,这明显是在缺乏证据情况下所作的错误认定。其次,本案合同约定的30%的定金也与法律关于定金不超过价款总额的20%的规定相违背。再次,本案无论是上诉人所供设备质量存在问题还是被上诉人变更烘干物而造成设备不能投入正常生产,均不应适用法律规定的定金罚则。
    被上诉人元慧通公司辩称,上诉人的两点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请求法院查清事实后驳回上诉。本案的设备是上诉人根据被上诉人的要求定制的设备,专门用于烘干煤渣,上诉人是明确知情的。本案的烘干物料早就存在,被上诉人的合作伙伴曾向河南一公司定制,后未达成合同。上诉人得知后主动找到我们,称他们有这个设备。元慧通公司的成立就是专门为了这个项目成立的:我们将烘干设备的地基已经做好,上诉人还专门来查勘过。我们的烘干物料煤渣一直堆放在忠县乌杨码头,上诉人知道我们的实际烘干物料是煤渣。机器发生问题后上诉人也派人维修,从未提出是烘干物料导致的问题。直到诉讼中才提出是物料的问题。上诉人的产品达不到约定要求,多次维修均不达标,已构成违约,严重影响被上诉人的生产经营,导致被上诉人损失严重,应该适用定金罚则。
    本案在二审审理中,上诉人桂冶公司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被上诉人元慧通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如下新证据:增值税发票二份,拟证明元慧通公司购进并堆放的烘干物料是煤渣,而非粉煤灰。上诉人桂冶公司对该证据有异议,其认为开发票不在乎内容,主要是金额,该证据证明不了烘干物料是什么性质。
    上诉人桂冶公司对一审法院查明的“该设备至今无法达到烘干煤渣的预期效果”有异议,其认为不能直接认定烘干物料为煤渣。被上诉人元慧通公司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议。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桂冶公司主张导致烘干机设备不能正常运转的原因是元慧通公司将烘干物料由矿渣改为粉煤灰:本院认为,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在买卖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质量标准:按国家标准和需方要求制作”,并约定“烘干物料为矿渣”,证明双方在订立合同时对烘干机设备适用的烘干物料作了明确约定,双方对此是明知的。桂冶公司在一审庭审中对电子邮件打印稿、调取笔录的真实性及设备存在故障无异议,对其多次派人维修烘干机设备及维修人员在调试记录上签名也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元慧通公司于2012年8月26日发给桂冶公司的电子邮件的内容,元慧通公司在电子邮件中告知桂冶公司“目前煤渣进料斗出现问题,发生堵塞,料斗上的煤渣不下滑现象”。2012年9月7日的电子邮件反映桂冶公司对进料系统的问题进行了多次整改,但桂冶公司并未对煤渣作为烘干物料提出异议,由此可证明元慧通公司使用的烘干物料为煤渣,煤渣不是导致烘干机不能正常运转的原因。桂冶公司多次派人到现场维修,对实际使用的烘干物料是明知的,但桂冶公司在多次维修过程中并未提出烘干物料是不符合合同约定的粉煤灰,反而由其维修人员签字确认烘干机设备出现质量问题,也可证明元慧通公司使用的烘干物料是符合合同约定的。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桂冶公司对其主张并未提供相关的证据加以证明,也未提供相反证据对元慧通公司关于烘干物料为煤渣的事实予以反驳。同时,桂冶公司也未举证证明烘干物料为其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在此情况下,一审法院未采信桂冶公司关于烘干机出现故障系元慧通公司使用粉煤灰的理由并无不当。
    桂冶公司主张元慧通公司2012年5月17日向桂冶公司支付的274400元系支付的货款,但电汇凭证的“附加信息及用途”一栏载明:“购设备”,支付定金的用途也是购买设备,并不能由此证明该笔款项全部系货款。
    桂冶公司上诉主张本案定拿成立的证据不足,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买卖合同中约定“需方支付本合同总价的30%定金给甲方,本合同生效,”、“供方产品不合格的,全额退还货款,并双倍返还定金”及“本合同自双方签字盖章及定金到账后生效”,说明双方对定金的性质和金额做出了明确的书面约定,即定金到账是买卖合同的生效要件,同时双倍返还定金也是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之一。双方都应知晓元慧通公司在支付了定金的情况下买卖合同才能生效并履行。如在元慧通公习未支付的定金的情况下桂冶公司就履行合同则会减轻元慧通公司的义务,增加桂冶公司的交易风险,明显对桂冶公司不利。元慧通公司支付的金额虽与合同约定的定金274426.2元(按合同约定总价914754元的30%计算)相差26.2元,但桂冶公司当时予以接收也未提出异议,应当视为双方变更了定金合同。在桂冶公司接收元慧通公司支付的接近合同约定定金金额的款项后,双方即开始按合同约定履行买卖合同,证明了已符合合同约定的“本合同自双方签字盖章及定金到账后生效”的条件。元慧通公司对其已支付定金的主张尽到了举证责任,而桂冶公司并未举示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一审法院认定元慧通公司已支付定金是正确的。
    双方虽然约定定金为买卖合同总价的30%,超过法定定金金额的比例,但一审法院是以双方实际履行合同标的额846558元的20%来认定定金数额为169311.6元的,一审法院的认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对桂冶公司关于一审法院支持违反法律规定的定金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桂冶公司上诉主张本案不应适用定金罚则。本院认为,元慧通公司与桂冶公司在合同中对定金罚则的适用作出了明确约定:“供方产品不合格的,全额退还货款,并双倍返还定金”。现桂冶公司的产品多次出现故障并经维修仍不能正常使用,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一审法院对本案适用定金罚则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的约定。对桂冶公司关于本案不应适用定金罚则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410元,由上诉人桂林桂冶粉磨机械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学文
审判员刘 健
代理审判员应志敏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章立立

本文仅供参考,以法院判决书正式文本为准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联系吴承康律师
联系人:吴承康律师
手机:15213555000
传真:023-58318888
QQ(微信):369963415
新浪微博:吴承康律师
单位:重庆金牧锦扬(万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85号三峡水利大厦九楼
邮编:404100
面谈请先电话预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