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民商案例 >> 正文
刘某与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等水泥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二中院 更新时间:2013-12-27

裁判要点:
    一、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上述法条实际上是对代理制度及表见代理制度的规定,表见代理人须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活动,与第三人缔结民事关系,而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已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

刘某与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刘某(原审被告)。
    委托代理李中,重庆新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被告张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毛某。
    原审被告李某某。
    原审被告肖某某。
    原审被告邓某。
    上诉人刘某与被上诉人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张某、毛某,原审被告李某某、肖某某、邓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开县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16日作出(2013)开法民初字第00105号民事判决,刘某对该判决不服,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5月21日,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JY公司)(供方)与张某(需方)签订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中约定产品名称为“普硅水泥”,牌号商标为“HL”,规格型号为“42.5”,包装形式为“散装”,数量暂定为2万吨,工地价为340元/吨。此外,双方还对质量、技术、运输方式及到港费用、交货地点及方式、验收标准及方式、结算方式及出票方式、违约责任等事项作出约定,成某作为JY公司的经办人签字,张某作为与毛某、刘某的合伙人代表签字。刘某由于已经与“KH”水泥签订了代理合同,在“HL”水泥的合伙上由张某代表合伙人毛某、刘某与JY公司签订合同,刘某主要负责与JY公司的经办人成某联系发货及打款事宜。JY公司从2010年9月15日开始供货,2011年10月16日结束供货,期间,双方依照市场行情,规格型号为“42.5”的散装水泥按照310元/吨-420元/吨的浮动价格计算单价,规格型号为“52.5”的散装水泥按照450元/吨-510元/吨的浮动价格计算单价。刘某分别于2011年4月12日、2011年5月30日代表合伙人毛某、张某签字确认2010年9月15日-2010年12月21日期间的欠款金额及2010年9月15日-2011年5月25日期间的欠款金额,其中刘某在2011年5月30日的对账确认函上签字确认的欠款金额为425359.65元。2011年7-10月份,JY公司发货规格为“42.5”的HL水泥共计3634.04吨,合计1312589.80元,期间收到张某、毛某、刘某支付的货款共计20笔,合计1207929.40元,剩余1046660.40元仍未支付。
    另查明,2011年5月30日对账后,JY公司除收到上述1207929.40元的货款外,还收到张某、毛某、刘某420159.65元的用于偿还2011年5月30日对账函上确认的425359.65元的欠款,庭审中,JY公司表示放弃少收的5200元欠款。终上,JY公司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要求解决纠纷。
    JY公司一审诉称,2010年2月,张某、毛某、刘某三人开始合伙经营水泥。2010年5月21日,由张某代表合伙人与JY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向JY公司购买“HL牌”水泥,2011年10月结束供货。张某、毛某、刘某之间因合伙事务发生纠纷,导致在2011年11月20日最后一次支付货款后,在尚欠我司104660.40元的情况下停止支付货款,刘某认为这笔欠款是合伙债务,应共同偿还,张某、毛某则认为与刘某的合伙关系于2011年9月30日终止,在此笔欠款中尽有3万余元属于共同债务,其余欠款应由刘某个人承担:张某、毛某、刘某之间的互相推诿,导致JY公司多次催收货款无果,我司认为,购销合同为张某代表合伙人签订,全体合伙人应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张某、毛某、刘某之间的清算纠纷与我司无关,为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特起诉要求张某、毛某、刘某共同支付JY公司水泥款104660.40元,要求李某某在50868元限额内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要求邓某在50486.40元限额内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要求肖某某在104660.40元限额内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在最后陈述阶段,JY公司放弃对李某某、邓某、肖某某承担责任的请求,只要求张某、毛某、刘某共同支付JY公司水泥款104660.40元。
    张某一审辩称,我向JY公司购买水泥属实,2011年7月之前的货款已结清了的,2011年7月至9月期间,我、毛某与刘某合伙经营水泥的货款是703361.20元,已支付了668723.40元,还欠JY公司货款34637.80元。此外,有163.46吨货,JY公司卖给刘某的是365元/吨,而刘某报给我们的价格是390元/吨;有130.78吨货,JY公司卖给刘某的是365元/吨,而刘某报给我们的价格是410元/吨,刘某在其中赚取了差价,实际上我们只应该支付7-9月合伙HL水泥的货款为2万多元。
    毛某一审辩称,我、张某与刘某合伙经营HL水泥期间,刘某还有工地在用HL水泥,张某并没有授权刘某向其他工地发货,我们只承担34637.80元的债务,其中刘某还赚取了部分差价,对于刘某个人工地上发生的债务,我们不承担。
    刘某一审辩称,我与毛某、张某夫妻二人在HL水泥上不存在合伙关系,我是代毛某和张某付的款,我支付给JY公司的货款超过了JY公司供货的货款,JY公司还应该返还我的货款。根据合同的相对性,JY公司与张某签订的买卖合同,发货也是发给张某夫妇的,故合同的义务也应由合同相对方承担,请求驳回JY公司对刘某的诉讼请求。
    李某某一审辩称,我是签收了50868元的货,这些货是供给金开大市场的,但我是作为办公室人员帮刘某签收的,我不同意对上述货款承担责任。
    肖某某一审辩称,我是为毛某、张某夫妇及刘某打工的,我只负责签收货物,没有发货的权利,我不同意对签收货款承担责任。
    邓某一审未作答辩。
    一审法院认为,2010年5月21日,JY公司(供方)与张某(需方)签订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JY公司从2010年9月15日至2011年10月16日期间,陆续向张某、毛某、刘某供应“HL”水泥,实际上,JY公司在向张某、毛某、刘某供应水泥的同时,毛某、刘某也陆续在支付JY公司货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据此,JY公司与张某、毛某、刘某之间的行为符合买卖合同的法律特征。本案中,与JY公司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尽管只有张某的签字,但实际上,作为合伙人的毛某、刘某均有给JY公司多次打款的行为,特别是刘某,于2011年4月12日、2011年5月30日先后两次在与JY公司的对账确认函中签名捺印,综上,关于刘某称自己与张某、毛某在“HL”水泥中不存在合伙关系的抗辩理由该院不予采纳。JY公司于2O11年7-10月份共给张某、毛某、刘某发了1312589.80元的水泥,有97张送货单佐证,经庭审查明可知,作为张某、毛某、刘某指定收货人之一的李某某签了其中的59张送货单,其中17张系代刘某个人工地签的,货款合计229246.80元,有42张系代张某、毛某、刘某合伙工地签的,货款合计545992.20元; 肖某某签了其中的28张送货单,有18张系代刘某个人工地签的,货款合计264093元,有10张系代张某、毛某、刘某合伙工地签的,货款合计134856.60元。此外,刘某在庭审中承认张小平、邓某是自己请来收货的,张小平签了上述97张送货单中的5张,货款合计76942元,邓某签了上述97张送货单中的4张,货款合计50486.40元,还有一张收货人不清的送货单(2011.9.12),价值10972.80元,毛某、张某在庭审中已承认这张单子上的水泥是三人的合伙工地收到。综上可得知,2011年7-10月,张某、毛某、刘某合伙工地共收到691821.60元的水泥,刘某个人工地上共收到620768.20元的水泥,毛某、张某已支付668723.4元(其中的568723.0元有银行交易明细佐证),其中2011.8.18的10万元系刘某支付给JY公司的,与JY公司的陈述及刘某提供的转给JY公司货款的清单中的金额吻合(即2011.8.18的10万元),可认定此10万元系刘某支付的三人合伙期间的水泥款。那么,张某、毛某、刘某合伙工地共收到691821.60元的水泥,实际上支付的水泥款为668723.40元,合伙工地欠JY公司的水泥款为23098.20元,据此,JY公司主张的104660.4元的货款中,余下的81562.20元货款应为刘某个人工地上下欠的。作为合伙人之一的刘某于2O11年5月30日与JY公司的最后一次对账确认函中确认的欠款金额为425359.65元,JY公司在2011年6月份没有供货,同年7月至10月供货总价值为1312589.80元,加上此前的欠款金额425359.65元,实际应收货款为1737949.45元。2011年7-10月,毛某转账支付JY货款568723.40元,刘某转账支付JY公司货款958544万元,合计支付1527267.40元。实际上,JY公司的财务入账记录显示的是张某、毛某、刘某共支付了JY公司货款1628089.05元,故张某、毛某、刘某下欠JY公司的货款为109860.40元(1737949.45元-1628089.05元),比JY公司主张的104660.40元多出5200元,JY公司表示放弃不予主张的请求系其对自己权利的自愿放弃行为,该院予以支持。关于张某、毛某主张的与刘某合伙终止时间为2011年9月30日,但张某、毛某并未提交确实、充分的书面证据佐证与刘某合伙结束之时已对JY公司进行了通知义务。此外,张某、毛某认为自己只应承担合伙工地上的债务,其他的债务应为刘某个人工地上使用的HL水泥。该院认为,尽管JY公司主张的104660.40元货款中有81562.20元系刘某个人工地上的欠款,但在实际交易过程中,张某、毛某、刘某均未向JY公司披露该情况,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上述法条实际上是对代理制度及表见代理制度的规定,表见代理人须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活动,与第三人缔结民事关系,而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对刘某个人工地上的欠款81562.20元的交易行为,作为表见代理人的刘某正是以被代理人(即张某、毛某、刘某形成的合伙组织)的名义与JY公司缔结的买卖合同关系,且作为善意交易方的JY公司无法区分供应的货物到底是张某、毛某、刘某合伙的工地还是刘某个人工地所使用,故作为被代理人的张某、毛某、刘某形成的合伙组织应对上述81562.20元的欠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加上此前分析中认定的23098.20元为张某、毛某、刘某合伙期间的欠款,那么张某、毛某、刘某对104660.40元欠款均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已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故张某、毛某的上述抗辩理由该院不予采纳。张某、毛某认为承担的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的数额,可另案主张权利。关于在诉讼过程中,依JY公司申请,追加了李某某、肖某某、邓某为本案被告,要求李某某在50868元限额内对104660.40元的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要求邓某在50486.40元限额内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要求肖某某在104660.40元限额内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在最后陈述阶段,JY公司放弃对李某某、邓某、肖某某承担责任的请求,该院认为JY公司放弃对上述三人承担责任的请求是其对自己权利的自由处分,该院予以确认。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申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张某、毛某、刘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支付原告重庆JY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货款104660.40元。二、驳回JY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93元,由张某、毛某、刘某负担。判决后,刘某不服,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刘某上诉称:一、一审认定张某、毛某、刘某与JY公司的债务为合伙债务,但同时,仅仅依据张某、毛某等人的片面陈述,又认定2011年7月至10月期间,张某、毛某、刘某既有合伙债务,又有刘某个人债务,在此情况下,一审法院应当全面审查2010年5月至2011年10月期间张某、毛某、刘某与JY公司的债务哪些属于合伙债务,哪些属于个人债务,而不能仅仅片面依据单方陈述,简单草率认定2011年7月至10月期间张某、毛某、刘某与JY公司的债务哪些属于合伙债务,哪些属于个人债务,因此,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事实错误。同时,一审法院一方面认定刘某与JY公司成某联系发货及打款事宜,另一方面又对刘某向JY公司成波打款的证据全部否定,一审中刘某提供的打款凭证与JY公司提供的供货凭证以及相应的应付货款数额不符,打款凭证证实的数额超过了刘某应付的货款,一审法院未认定属事实错误。二、2012年张某、毛某与刘某之间的合伙协议纠纷起诉,经上诉,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1496号民事判决,刘某不服该判决,提起再审。再审法院认为该案在审理过程中由于出现新的证据,导致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以(2013)渝二中法民再终字第00006号民事裁定撤销了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1496号民事判决及一审判决,并发回一审法院重庆市开县人民法院重审。目前该案还在审理过程中,对三人之间的合伙纠纷关系问题并没有盖棺定论。事实上,JY公司是与张某签订的买卖合同,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刘某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如果涉及刘某、张某、毛某合伙关系,那么就应等刘某|张某、毛某合伙纠纷案重新审理判决生效后,本案才适宜继续审理,刘某在一审期间多次提出中止审理本案,但一审法院依旧草率判决错误。综上,请求撤销重庆市开县人民法院(2013)开法民初字第00105号判决,依法改判刘某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一、二审诉讼费由JY公司、张某、毛某承担。
    被上诉人JY公司答辩称:一审查明的事实完全正确。因刘某在做KH水泥的经销商,刘某不便再代理JY公司的水泥,刘某带张某到JY公司,与张某订立合同。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刘某打款,代合伙人进行结算,足以认定刘某、张某、毛某三人合伙的事实。刘某、张某、毛某三人合伙终结,并未告知JY公司,JY公司的供货都是以三人合伙的关系而产生,尽管三人的合伙结算案件未审结,但并不影响JY公司向其主张权利。对于刘某提出付款大于供货凭证载明的金额不是事实,一审中经对帐,JY公司提供的送货单和对帐单足以认定刘某的付款还不足以支付应付的货款,JY公司作出的让步,不再主张。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某、毛某答辩称:我与张某系夫妻关系,张某在外地,我一并进行答辩。我们与刘某合伙从2010年2月至2011年9月,再审的案件系我们三人之间的合伙结算纠纷。在本案中,刘某明确他出水泥的代理权,我们出资金,张某签订合同是因刘某是KH水泥的代理商,不便再与JY公司签订合同,所以以张某的名义签订合同,李某某和肖某某均可证实:刘某在进货价格上,没有提供真实价格,我们没有单独的工地,也没有参与他人合伙,刘某主张与我们无合伙关系的理由不能成立。帐目是刘某与JY公司单方对帐的,刘某主张帐目不清也是刘某与JY公司单方面的帐目不清。JY公司一直主张债务发生在2011年5月之后,我们是在2011年7月至9月合伙做工地水泥,我交给法庭的银行汇款凭证和购销水泥的数量是一致的,并且在汇款中也是按刘某报的价汇给JY公司的。
    原审被告李某某、肖某某、邓某未到庭陈述。
    双方在二审中没有提供新的证据,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张某是以个人名义与JY公司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但实际是刘某、张某、毛某三人合伙向JY公司购买“HL”水泥,该事实可以从合同实际履行中刘某、毛某打款,刘某在对帐单上签字确认等事实足以佐证。因此,刘某主张不是合同相对方,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JY公司按照《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履行了供货义务,按照法律关于合伙的规定,刘某、张某、毛某三人合伙作为买卖合同一方当事人就负有履行支付货款的义务。二审中经双方再次核对供货数量及打款金额,均认可一审认定的尚欠货款104660.40元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因此,刘某、张某、毛某应当支付所欠JY公司货款104660.40元。
    至于刘某主张,因刘某与张某、毛某合伙纠纷一案尚在审理中,在没有判决前,无法区分本案的货款应由谁承担责任,本案应当中止的问题。经审查,刘某、张某、毛某三人合伙以张某个人名义与JY公司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与JY公司发生供货关系。2001年9月刘某、张某、毛某终止合伙关系后,现没有证据证明刘某、张某、毛某履行了告知JY公司合伙关系已解散的义务,JY公司作为善意交易方,有理由相信所供货物仍是张某、毛某、刘某合伙关系存续期间收取的,因此,JY公司向刘某、张某、毛某主张权利,要求共同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予以支持。虽然刘某、张某、毛某的合伙纠纷案件尚未审结,但三人之间的合伙结算并不影响JY公司向刘某、张某、毛某主张权利,同时本案确认刘某、张某、毛某与JY公司的债权债务数额及履行情况后,更便于刘某、张某、毛某进行结算,故刘某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处理恰当,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刘某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013年12月16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93元,由刘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联系吴承康律师
联系人:吴承康律师
手机:15213555000
传真:023-58318888
QQ(微信):369963415
新浪微博:吴承康律师
单位:重庆金牧锦扬(万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85号三峡水利大厦九楼
邮编:404100
面谈请先电话预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