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案例 >> 民商案例 >> 正文
何天华、罗洪珍、何勇诉张陶、杨帆、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60余万巨额赔偿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1-21

何天华、罗洪珍、何勇诉张陶、杨帆、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根据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2013)万法民初字第08246号民事判决书改写,具体内容以判决书正本为准。

    原告何天华,男,汉族,1943年生,住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罗洪珍,女,汉族,1945年生,住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何勇,男,汉族,1989年生,住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
    委托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张陶,男,汉族,1970年生,住重庆市万州区文化里。
    被告杨帆,女,汉族,1973年生,住重庆市万州区白岩路。
    委托代理人于海民。
    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
    负责人劳洞,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健,系该公司员工,特别授权。
    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与被告张陶、杨帆、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25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薛莲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I3年12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及其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吴承康、被告张陶、被告杨帆委托的代理人于海民、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委托的代理人张健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诉称,2013年10月23日21时许,被告张陶驾驶被告杨帆所有的渝F1Bxxx号小轿车(在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其中商业三者险限额50万元,特约不计免赔率),由万州区陶家坪往万安大桥方向行驶至万州中西医结合医院门前人行横道路段时,因未注意观察前方道路车辆、行人通行情况且驾车行经人行横道路段时未减速行驶,停让行人,将正在人行横道上通行的行人何孟海碰撞,造成何孟海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7时40分左右死亡的交通事故。2013年11月13日重庆市万州区交巡警支队认定被告张陶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何孟海无责任。被告张陶(被告杨帆已经赔偿了医疗费和丧葬费。请求判决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50511.5元[其中死亡赔偿金459360元(22968元/年×20年)、被扶养人生活费何天华41432.50元(16573元/年×10年÷4)、罗洪珍49719元(16573元/年×12年÷4)]、误工费5000元、交通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610511.50元,其中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责任,不足部分由其余二被告连带赔偿;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陶辩称,对事故事实没有异议,但事故发生时,死者是在离斑马线还有7米的地方被撞的,而不是在人行横道上。故被告张陶只应当承担70%的主要责任,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服。另外事故发生后,被告张陶和杨帆已经一同垫付了49108.87元,请求纳入本案一并处理。
    被告杨帆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无异议,责任认定应当按照三七开,原告自己承担30%的责任。事故车辆是被告杨帆所有,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的商业险,该车出借给被告张陶,应当由被告张陶承担责任,被告杨帆不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无异议,责任认定应当按照主次责任被告只承担70%。渝F1Bxxx号小轿车在被告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属实,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被告公司愿意承担保险责任。原告的诉讼请求部分过高,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被扶养人已经转为城镇户口应当有社保,故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应得到支持,精神抚慰金过高,只认可2万元,误工费缺乏事实和依据,只认可80元/天,交通费没有票据,死者亲属居住在九池,认可200元交通费。殡葬费认可22249元,尸检和车检不由保险公司承担,其他火化费用等均属于丧葬费的范围。
    经审理查明,原告何天华、罗洪珍系何孟海的父母,城镇居民家庭户口,共有4个子女:何孟海、何孟M、何孟R、何孟J。原告何勇系何孟海的儿子,农村居民家庭户口,何勇的母亲邓某某已于2012年9月12日与何孟海协议离婚并领取离婚证。2013年10月23日21时许,被告张陶驾驶渝Fl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由万州区陶家坪往万安大桥方向行驶至中西医结合医院门前的人行横道路段时,因未注意观察前方道路车辆、行人通行情况且其驾车行经人行横道路段时未减速行驶,该车将正在道路上通行的行人何孟海碰撞,造成何孟海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7时40分左右死亡,渝F1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重庆市万州区交巡警支队作出渝公交认字[2013]第0016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陶承担本次宰故全部责任,何孟海不承担本次事故责任。原告当即被送往万州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经该院检查后又转入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抢救治疗,最终抢救无效于次日7时40分左右死亡,共花费医疗费14337.13元。经尸体检验,渝东司鉴中心[2013]病理鉴字第76号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认为,根据对何孟海的尸体检验结果,结合医院诊疗经过及临床表现分析,被鉴定人何孟海的死亡原因符合交通事故致急性重型颅脑损伤死亡,被告张陶支付了何孟海尸体检验费2500元,尸检完毕后,重庆市万州区交巡警支队向死者家属发出第2013111051号道路交通事故尸体处理通知书,告知死者家属请于2013年11月14日前办理尸体丧葬事宜,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办理的,按《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处理,逾期存放的费用由死者家属承担。渝F1Bxxx号车在事故发生后进行了车辆技术鉴定,渝鑫鉴字[2013]T1-445号鉴定书认为该车灯光信号、转向、驻车制动均有效,行车制动合格,被告张陶支付了鉴定费2500元。何孟海于2013年11月20日火化,被告张陶支付了遗体存放费(22天)、殡殓整理费等相关费用。2013年10月25日,何勇向被告张陶出具收条,载明收到何孟海丧葬费22249元。
    何孟海生前于2012年10月10日起先后在万州区乌龙池、复兴路等地租房连续居住满一年,并在万州区内打工获得收入。渝F1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登记车主为杨帆,事故发生之时该车由被告张陶借用并驾驶。该车在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限自2013年7月26日起至2014年7月25日止,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500000元,特约不计兔赔率,本次事故在保险期内。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书面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佐证,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予以确认。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张陶驾驶渝F1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将何孟海撞伤致死的交通事故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渝公交认字[2013]第0016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认定后,双方均未申请复核,庭审中被告虽提出主次责任的抗辩但证据不充分,不能证明其主张,故该院应当采信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意见作出认定,认为被告张陶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何孟海不承担责任。渝Fl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被告太平财保重庆分公司应在保险范围内对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渝F1Bxxx号小型普通客车由车主被告杨帆出借给被告张陶驾驶使用,出借时该车各项检验合格,张陶拥有合法驾驶执照,故被告杨帆出借车辆无过错,保险公司赔偿后不足部分,应由被告张陶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法律、法规规定、当地生活水平及本案的实际情况等因素,该院对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确认如下:1.医疗费。何孟海的医疗费共计l4337.13元,被告张陶提交了相应金额的医疗费发票,双方对医疗费金额及张陶、杨帆支付了住院期间全部医疗费的事实均无异议,并一致同意扣除不属于非医保用药费用2100元,该院予以确认。2.死亡赔偿金。何孟海的死亡赔偿金为459360元(22968元/年×20年),双方均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原告何天华、罗洪珍系城镇居民家庭户口,结合其年龄及子女情况,确认二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何天华41432.50元(16573元/年×10年÷4)、罗洪珍49719(16573元/年×12年÷4),故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550511.50元。3.丧葬费。被告张陶、杨帆共同给付原告丧葬费22249元,双方均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对被告张陶、杨帆另外给付的各项费用,其中何孟海遗体存放22天的存放费3520元中,从2013年11月14日起之后6天的费用960元(160元/天×6天)属于逾期存放的费用应当由原告自行承担;寿衣1280元被告出示了收据,原告也予以认可,该院予以确认;丧葬用品费、进出棺柜、协助法医验尸、验尸房、验尸抬运费、殡殓整理费等共计3400元有相关发票及双方认可,该予以确认;尸体化妆、洗澡、裹尸白布虽属正常丧葬费开支,但因三张收据不是正规发票,且原告也不予认可,无法确认是否已包含在丧葬用品费、殡殓整理费中,故该院不予确认。由于被告张陶、杨帆已给付原告何勇22249元丧葬费,但上述确认其另行支付的各项费用合计8200元均属于丧葬费范畴,故不应再重复赔偿,应予退还。4.误工费和交通费。何孟海因交通事故死亡,其亲属为其处理交通事故、尸体检验和办理丧葬事宜必然产生误工费和交通费,原告当庭陈述其主张的为五人一星期的误工费和交通费,但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根据本案实际情况,该院酌情认定三人七天的误工费及交通费两项合计2100元。5.精神抚慰金。何孟海因交通事故致死,使三愿告遭受精神上的痛苦,故原告主张50000元精神抚慰金符合本案侵权程度、损害后果的实际情况及本地收入水平,该院予以确认。6.鉴定费。何孟海因交通事故致死,产生车辆检验费2500元和尸体检验费2500元,属于处理交通事故的必要费用,该院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于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五日判决如下:
    一、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主张因本次事故致何孟海死亡而产生的医疗费14337.13元,由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12237.13元,由被告张陶赔偿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2100元。
    二、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主张因本次事故致何孟海死亡而产生的死亡赔偿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550511.50元、丧葬费2224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参与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和交通费2100元,共计624860.50元,由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607762.87元,由被告张陶赔偿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17097.63元,品除被告张陶、杨帆已经支付的丧葬费22249元及其他各项丧葬费用8200元,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实际应当支付原告594411.50元,支付被告张陶、杨帆13351.37元。
    三、车辆检验费2500元、尸体检验费2500元,共计5000元,由被告张陶承担。
    四、驳回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452元,减半收取1726元,由被告张陶承担。该费用已由原告何天华、罗洪珍、何勇预缴,被告迳付原告,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不作清退。
    以上全部款项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的七日内提交缴纳上诉费的收据,逾期未上诉或未依法缴纳上诉费用或未获批准缓交、减交、免交上诉费司法救助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本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应当自觉履行判决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权利人可以向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本案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