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普京娱乐集团 >> 资讯 >> 聚焦 >> 正文
内蒙古通辽一区政府聘下所有律师 防民告官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更新时间:2008-7-27

  提要:

  强制拆迁激起群众不满,为防堵“民告官”,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政府连续多年聘下区内所有律师,以此要求律师们不得再为“民告官”者提供法律援助。市民陈显状告科尔沁区政府强制拆迁,因为请不到律师,他只得自学法律单枪匹马打官司。还有市民只得到外地请律师。

  律师不敢代理“民告官”

  2000年8月29日,第三人希望集团经过内蒙古通辽市人民政府批准在一片区域内建设回民小区。科尔沁区第十中学退休教师陈显在此范围内有一套49.04平方米的砖木结构的临街营业房。
 
 
 
2001年9月1日,科尔沁区拆迁办受科尔沁区政府委托,发布了拆迁公告。由于陈显根据有关拆迁条例提出的要求没有得到认可,他在公告限期内没有迁出。2001年12月11日,科尔沁区政府在没有做出“责令限期拆迁的决定”的情况下,对陈显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迁。

  从那时起,陈显就在当地找律师以状告政府的强制拆迁行为。但令他苦恼的是,竟没有一个律师来代理他这个案子。后来,他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原来,科尔沁区7个律师事务所近百名律师统统被聘为了区政府的常年法律顾问,按照所签协议,律师成为政府的法律顾问后,就不能同时担当状告政府方的代理人。有此“利剑高悬”,律师们都不敢“违规”接受“民告官”案件。

  被逼无奈,陈显不得不自己打官司。他先后在科尔沁区人民法院、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多次与科尔沁区政府激烈辩争,最后都以败诉告终。由于没有钱到外地请律师,他逼迫自己苦学法律知识,搜集证据。陈显说,这6年的告状经历险些让他崩溃,不过也逼着他成了“法律通”。

  2007年7月15日,陈显再次单枪匹马打官司。面对确凿的证据和他义正词严的辩护,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终于还了他一个公正,确认科尔沁区政府的拆迁行为属于强制拆迁,但却驳回了陈显提出的一些赔偿请求。现在,陈显还在努力,他决心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类似于陈显的遭遇在科尔沁区还有很多。今年54岁的赵云山不得不多花钱到呼和浩特市请律师。2006年10月,他的房屋也被政府强制拆迁。由于在当地请不到律师,他只好选择一些稍懂法律的群众代理,但是代理人毕竟不精通法律,所以在败诉后他来到呼和浩特市请律师。

  政府法律顾问满腹苦水

  记者在当地律师与科尔沁区政府签订的《应聘法律顾问协议书》上看到,合同甲方为通辽市科尔沁区人民政府,合同乙方为内蒙古天阔律师事务所等7个律师事务所组成的律师团。按照相关规定,乙方担任甲方的常年法律顾问。

  受聘为科尔沁区法律顾问的一位律师说,司法局领导经常向律师们施压说,谁跟政府对着干就别想在当地混,所以律师们不得不忍受为地方政府无偿服务的硬性要求。

  “自从我们成了政府的常年法律顾问后,当地民告官业务不能代理了,还要定期帮助政府接待上访,而且都要免费做。”这位律师说,每周固定时间,律师都要到政府部门接待上访,如果是为民众提供法律援助也是好事,可是按照司法局的安排,律师要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劝百姓少惹事,有时候还得拿着法律吓唬人。

  受聘为科尔沁区法律顾问的另外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告诉记者,受这个法律顾问的限制,曾经有一位群众找他代理案件,在民事阶段他帮助处理了,可是到行政诉讼阶段他不得不拒绝受理。

  他告诉记者,科尔沁区政府的这种荒唐做法是有背景的。近年来,科尔沁区征地拆迁等问题较为突出,出现了百姓上访甚至请律师状告政府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认为如果独霸律师资源,老百姓状告政府的路就会受阻,似乎可以减轻政府的压力。

  “独特做法”太荒唐

  前不久,记者向科尔沁区司法局了解相关情况,一位副局长告诉记者:“我们今年又签订了合同,继续推广这一做法。”2007年上半年,科尔沁区司法局原局长梁志贵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自豪地称这一做法为“独特做法”,并认为律师这样做是主动为政府分忧,可以直接降低上访率。

  对此,当地很多群众和律师表示强烈愤慨和质疑:科尔沁区果真需要这么多法律顾问吗?难道司法局的法制科、法规处之类的部门都是形同虚设吗?

  据一些专家分析,这种当地政府津津乐道的“独特做法”实为荒唐之举。

  首先,科尔沁区政府垄断律师资源是滥用行政职权的表现,剥夺了律师的正当权益。内蒙古司法厅宣教处处长张秉谦认为,科尔沁区政府聘请法律顾问表面看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地方,因为司法部曾出台文件鼓励政府聘请法律顾问,要求政府聘请律师事务所的业务骨干以及法律界的专家学者为顾问。但是,据一些业内专家分析,科尔沁区政府利用这一规定把当地律师“一网打尽”,这是钻法律的空子,也是明显的滥用行政职权。

  其次,这种做法破坏了司法公正的环境,阻塞了老百姓正常寻求法律援助的途径。内蒙古慧聪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献华说,在老百姓心中,律师是公平正义的象征。然而,律师们都被政府一方垄断,何谈公平正义?老百姓要找律师还要到外地聘请,直接加重了经济负担,有的人在当地找不到律师或者“忍气吞声”,或者更加激化矛盾。

  再次,这种做法阻碍了民主法制的步伐。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阿尔泰说,面对民告官,科尔沁区政府不是想办法化解矛盾,而是挖空心思堵塞百姓寻求法律援助的渠道,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呼唤真正的依法行政

  律师是公民权利的代言人和保护者。当百姓的权益受到侵害,特别是面对强势的公权的侵害时,弱势的个体往往需要具备专业法律知识的律师来帮助维护权益。然而,这一法则,却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发生了扭曲。

  一些接受采访的法学专家认为,在推进依法行政的今天,政府法律顾问可以为政府重大决策提供法律论证和咨询,参与处理涉及政府的各类纠纷,充当政府主要领导人法律参谋等,从而促进政府工作法律化、制度化。但是科尔沁区独霸律师资源、堵塞“民告官”途径的做法,显然与此要求相悖。

  专家们认为,行政机关是公权机构,其职权直接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其任何偏离法律规范的行为,都会侵害公民合法权益,希望科尔沁区早日废除这种荒唐的做法,还百姓一个公正的法制环境。

  比较阅读

  温州“民告官”屡屡胜诉

  市长编败诉案例警示执法者

  据温州市法院统计,行政诉讼中原告告赢的比例接近五成。2004年至2006年,温州全市法院共收各类一审行政诉讼案件3050件,判决原告胜诉占47.3%,驳回原告起诉的占13.2%,判决行政机关胜诉占33.2%,其他结果的为6.3%。

  政府屡屡败诉,引起了温州市长邵占维的注意。他要求市法制办对败诉案作全面分析,查找原因,引以为戒。温州市法制办进行了一次调研,并形成一份《温州政府法制内参》,分析了温州市近年来行政案件的基本情况,并指出了行政执法中存在的7个主要问题:行政实体违法、行政程序违法、使用依据错误、行政主体不适格、自由裁量失当、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未在法定期限内提供答复材料等。

  “市长看了之后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写案例,以案说法。”温州市政府法制办行政复议处处长张红戈说,“市长还特别交代,政府胜诉的一律不要收录在内,成绩不讲跑不掉,问题不讲不得了,不要怕出丑,要编就编政府部门近年来各种各样的违法败诉案例。”

  这本书名为《温州市行政案例选编》,主编是温州市长邵占维,2007年7月出炉,选编了近年来发生在温州的50个典型行政违法案例,印数2.5万册,温州市两万名执法人员人手一册,用以总结教训,加强依法行政。

  声音

  直面“民告官”的意义

  在通辽科尔沁区,区政府为阻断“民告官”,采取垄断律师资源的方式釜底抽薪;在经济强市温州,市政府面对“民告官”,采取主动编撰败诉案例的方式,来警示自己提高依法行政水平。两相比较,高下立见。

  有人认为,之所以温州不惧“民告官”,是因其市场经济发达、公民权利意识明确所致。这只看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面是:政府的平等意识越强,市场发育、经济建设也会越好——这也正是要加强依法行政的原因所在。

  依法行政是依法治国的重要内容,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各级政府部门依法规范行政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对照建设法治政府目标,还有一些地方政府的工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素质还很难令人满意,这也是导致这些政府部门常常陷于诉讼的根本原因。

  直面“民告官”,不光是对民众利益诉求的重视,还因为,行政案件是一面镜子,地方政府从中可吸取教训,总结经验,最终使自己提高依法行政水平,完成法治政府的建设。据《半月谈》杂志报道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新普京娱乐。
文章录入:吴承康    责任编辑:万州律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新普京娱乐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地图